推薦 | 恒大揮刀自宮,商業還有多少種門派打通“社區”一脈?

點擊收藏 [ 建立屬于你自己的在線項目數據庫,帶你一起進入知識管理時代 ]

2020,都知道商業地產難。


企業在經歷了一波貸款逾期、信托未兌付、倒閉潮以后,江湖上似乎已分為以恒大為首的“逃跑派”,和萬科、融創等一系列強化內功繼續深耕的“堅持派”。


7月7日,恒大相關人士透露,恒大計劃集中出售旗下部分商業物業,出售項目為全國范圍內1000平方米以上的寫字樓、酒店、商業等物業,涉及恒大集團在全國各地約200個商業項目。


640.webp.jpg

(僅為部分示例)


根據恒大中國(03333.HK)2019年度財報披露,恒大2019年收入主要來自:地產開發、物業投資、物業管理及其他,這四大業務貢獻的收入分別為4646億元、13.6億元、43.8億元和72.5億元。


物業投資的收入貢獻僅占公司總收入的0.29%,但這部分資產估值竟高達1626億元。


對于恒大而言,盡管投資型物業是其四大業務板塊之一,但恒大沒有獨立的商管團隊,難以系統化耕耘,具體業績表現甚至在年報中都難得窺見。


因此,恒大只能選擇出售,從而盤活存量資產,進一步降低負債。


深陷存量競爭之苦的房企也在面對同樣的問題,但也有房企搭建了獨立于地產開發之外的商業管理體系,在招商運營、投融資安排、退出方式上,不間斷地進行投入和探索。


例如,萬科2016年斥資130億元收購印力集團,真金白銀的迅速切入商業領域,一舉擁有了排名行業第二的規模。


華潤、龍湖、新城、大悅城等企業也都形成了城市綜合體、區域商業中心、社區商業中心等覆蓋不同客群的豐富產品線。


在這些頭部房企形成一體化的商業資產管理模式的同時,我們也發現了盤活存量的新選擇——社區商業。


但社區商業卻是塊“難啃的骨頭”。


舊改項目做社區商業,各種不規則的空間如何改造設計是難點;社區商業定位“小而精”、主要輻射周邊1-3公里社區范圍內相對固定的客群,其招商運營邏輯與城市及區域級商業有著很大區別;同時社區商業是陪伴型物業,承擔了多重角色。


無論從哪一方面,社區商業開發運營者都應該有全新的思考維度。


  相關推薦



評論


請 [登錄] 后評論

資 訊 概 況
  • 手機掃碼分享
   |   滬ICP備09047808號-12    |    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   |     工商亮照
贵州11选5怎么买